0712-2859606

互联网赋能的新健身房乐刻运动

来源:网络转载    发布时间:2018-08-15 09:27
“身体后仰,脚尖点地,抬头挺胸,踢,漂亮!再踢,稳住!左臂出拳,嘿!吼!Perfect!”在乐刻运动黄龙饭店新店,一名教练带着16名学员,在激荡
的音乐声中搏击、嘶吼……
当IP、互联网、跨界、场景、文化等诸多词汇成为创业新爆点,“跨界融合”也成为创业的一个新方向。近年来,互联网赋能健身领域革新了以年卡
售卖、私教推销为主的传统健身房模式,24小时智能门店、月卡、按次计费等新型模式使健身运动趋近零售化。乐刻运动则是其中最具典型的代表。
从2015年A轮300万美元融资到2017年10月完成C轮3亿元融资,成立三年多的乐刻运动稳扎稳打,目前已自建门店近500家,自主摸索出一条互联网赋能
线下健身场景、建立健身共享平台入口的路线。
在创始人兼CEO韩伟看来,这仅仅是一个开始。乐刻最终模式是做健身界的Uber。“我们要通过开创一种新的健身模式,让健身就像喝牛奶一样,成为
大多数人的日常,引领一种新的健康生活方式。”韩伟说。
乐刻运动,2015年成立于杭州,是国内最大的运动健身赋能平台。首创“24小时”“月付制”“智能化”“全程无推销”的健身房模式。致力于打造
“1公里健身圈”,为消费者提供便捷、高性价比、个性化、温暖快乐的运动健身服务。
目前,乐刻拥有320万+注册用户,6000+签约教练,平均每家门店日活达300~500人次,月服务辐射人群近2万人次;已入驻北京、上海、杭州、深圳、
重庆、武汉、南京、济南8个城市,共计近500家门店,未来12个月内将覆盖到广州、成都、沈阳、西安等全国一二线城市,2018年底将拓展至1000家
门店。
不补贴、不烧钱、不走寻常路的互联网公司 每走一步都在核算最优成本
2015年8月,乐刻获得A轮300万美元融资;2016年7月,乐刻B轮融资1亿元;2017年10月,乐刻完成C轮3亿元融资……在资本市场,成立仅三年的乐刻也
交出了亮眼的成绩单。然而,99元月卡、依靠资本快速拓展的乐刻,单店盈利是常被质疑的问题。
“乐刻全国门店整体上均有毛利润,有些门店运营45天就实现了盈利。”韩伟表示,乐刻的财务数据很健康,“我们不做烧钱的互联网公司。”
乐刻刚刚成立时,O2O补贴大战正酣,有投资人问韩伟:线上圈人更容易,你为什么从线下做?免费模式更容易获客,你为什么要收费?韩伟不看好烧钱
换用户的O2O模式,“无论是什么公司,财务流水健康才能走得长远。”
乐刻门店主要有直营店和共享店两种,直营店自负盈亏,共享店由业主提供场地,收入按比例分成。尽管有资本助力,但乐刻每家门店的背后,韩伟
都在核算最优的成本构成。在门店扩张过程中,韩伟将场地控制在300至500平方米,不设浴室,缩减空间成本;通过无人值守、智能化后台降低人力
成本。这些节省下的成本都回馈到场端用户身上,会员月卡低至99元一个月,教练褪去“推销员”的外衣,专心教授健身知识,收入也有较大幅度提
升。
今后,乐刻还将加大布局to B健身服务内容,围绕企业健身服务的员工健康、专业指导、课程内容、空间布局、增值服务等五大内容全面上市,帮助
企业实现健身服务的全面升级。目前,乐刻已为招商银行、浙江日报、阿里巴巴、蘑菇街等企业定制了专属课程,为企业闲置运动空间注入专业内容
打造健身领域的Uber 希望为全民健身探索出可行的模式
说到这里,也许又有很多人要把乐刻当做小健身房连锁了,其实不然。
“消费者有私教需求,通过乐刻找到了健身房,我们就是健身平台。如果导流到私教,我们就是私教平台。如果我们导流到广场舞、篮球、足球呢?
”韩伟对此已解释了多次,乐刻对标的是Uber,“健身房是出租车,健身教练相当于司机,而会员则是乘客。Uber是人和车两个链环的匹配,而乐刻
则是人、教练、场地三个维度的匹配,整体链条更长也更复杂。”韩伟说,乐刻要做的始终是健身领域的共享平台入口。
三年来,韩伟和他的团队颠覆中国传统健身市场的愿望已在一点点实现,“中国的健身人群已从三年前的0.7%增加到现在的2.8%。”接下来,乐刻将
以自身平台资源切入其他线下业态,比如写字楼、酒店及游泳池、篮球场、高尔夫球场等,激活社会闲置资源、增加坪效,真正发挥出共享平台的威
力。
“我希望乐刻做的这件事是有社会价值的,希望能探索出一条路,惠及‘全民健身’。”自乐刻成立之始,每年8月8日“全民健康日”之前,乐刻都
会向公众免费开放几天门店。“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健身运动。”韩伟坦言,“路虽然难走,但如果方向对了,就不怕远
!”
从阿里高管到回国创业 自建的第一家线下健身房两个月实现盈利
韩伟,花名“乐活”,2005年进入阿里巴巴,曾任B2B业务公关总监、新闻发言人、阿里集团市场总监等职务,2013年,离开阿里时已基本实现财务自
由,此后长期旅居美国。
“在美国,健身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9.9元美元包月的社区型健身房比比皆是。”韩伟萌生了把这种“小而美”的健身模式引入中国的念头。当
时,全球共享经济正如火如荼,“其中最大的三个入口是住宿、出行和运动健康。” 考虑到前两个领域已有爱彼迎(Airbnb)和优步(Uber)两大巨头,
韩伟瞄准了运动健身领域,“中国的健身行业有巨大的市场空间,当时美国健身人群占人口总数约17%,而这一比例在中国仅为0.7%。”
事实上,2015年,整合线下健身资源销售月卡、次卡的小熊快跑、全城热炼等O2O健身平台遭到了传统健身房的抵制,刚刚兴起一年左右的互联网健身
平台几乎被扼杀在摇篮之中。
“这种零售、商户导流方式本质上损害了传统健身房以预售年卡为核心的商业利益。”韩伟认为,在传统健身房占主导的现状下,纯粹走平台的O2O健
身模式在国内很难走远,“自建线下健身房,是乐刻打造共享健身入口必须要走的一步。”
2015年5月,乐刻运动第一家健身房在杭州城西银泰面世,经过两个月爬坡期后就实现盈利,而据韩伟调研得知,当时国内大部分传统健身房都处于亏
损状态。目前,乐刻已在全国8个城市开出了近500家门店,未来三年计划将门店扩充至5000家。

相关内容推荐

湖北晟宁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17-2018 鄂ICP备17029352号